1【中文劇名】愛的選擇/千次的吻

【韓文劇名】천번의 입맞춤

【英文劇名】A Thousand Kisses

【編劇】朴正蘭

【導演】在文 

【播映集數】50 

【電視台官網】 http://www.imbc.com/broad/tv/drama/thousand/ 

★ 劇情描述

講述的是兒時媽媽離家出走由奶奶扶養長大的兩姊妹珠英和珠美,雖然生活不富裕,但姐妹倆卻開朗,認真生活的故事。珠英徐英飾)擺脫離婚的枷鎖,努力爭取事業和愛情將于張宇彬(池賢飾)進行姐弟情侶的演繹。妹妹禹珠美(金素飾)是一個即使在艱難環境中也積極向上沒有失去希望的角色,她將與劇中的紳士男張佑鎮(飾)陷入愛河。

★ 人物介紹

2

3

★ 分集劇情

[第1集]

   周英一家三口為燦諾慶祝表演成功,可太京藉故提前離開。原來太京並未去工地而是與情人幽會。太京爽約,為了陪燦諾看球,下課的周英急忙中碰到了宇彬,宇彬教訓了周英一頓。周美在採訪時無意見到了外遇的太京便打電話給周英,周英一時失神,燦諾自己跑開了。宇彬決定幫燦諾要簽名卻認出了打破陶瓷的周英並問她所要賠償。周英倒垃圾卻看到丈夫和陌生女人親吻的一幕,她沖了過去。

[第2集]

   周英撞破太京的外遇,她感到極度傷心。周美早上晨練卻撞進了佑鎮的懷裡,周美對他一見鍾情。周英正在為丈夫外遇的事煩惱,宇彬的電話就打來了,要她一起去賣場確定賠償金額。周英約俊熙見面知道了自己不想面對的現實,周英憤怒的打了太京並決定離婚。周美再次見到佑鎮很高興,可佑鎮卻對她毫無印象。宇彬催促周英賠款,可周英卻說自己去不了,宇彬外出卻看到了失魂落魄的周英並救下了她。

[第3集]

   太京買花討好周英想請求她的原諒,周英接受了花,可回到房間就把花扔進了垃圾桶。宇彬的母親想讓佑鎮相親,佑鎮拒絕。周美晨練遇到佑鎮,她主動上前卻失足落水,佑鎮只好救她上岸並送她去醫院。燦諾打電話給宇彬感謝他,宇彬卻在電話中無意中聽到了周英要離婚的消息。周美到佑鎮的公司感謝他,可佑鎮冷漠的態度讓周美很受傷。太京從母親處得知周英要與自己離婚,他只好挽留周英。

[第4集]

   宇彬陪燦諾一起踢球,兩人玩的不亦樂乎。太京去向周英的奶奶請罪,可是無功而返。晚上周英一家人吃飯,太京竭盡所能討好周英。燦諾問周英是否要和太京離婚,周英心中難受。父親強迫佑鎮去相親,佑鎮拒絕。周美和朋友在大排檔吃飯卻看見了借酒消愁的佑鎮。看著醉倒在地的佑鎮,周美放心不下只得陪著他。宇彬帶燦諾從球場回來,卻看到周英接到俊熙挑釁電話的一幕。

[第5集]

   俊熙的話使周英大受打擊,宇彬看到這種情景對周英的處境不放心。宇彬開車離開時看到周英跑了出來,宇彬決定開車送周英去昌平。周英找到了俊熙、太京,太京看到周英大驚。周英痛苦的樣子讓宇彬不忍,並讓他想起了自己的過去。太京懇求周英原諒,可周英收拾好行李帶著孩子離開了。佑鎮為了擺脫相親物件,他只得把路過的周美當做擋箭牌。周英去超市購物卻與智善擦肩而過。

[第6集]

   周英堅持要離婚,太京無奈。周美讓佑鎮笑一下給她看作為當他假女友的交換條件,可佑鎮卻笑不出。周英的婆婆到周英家請求周英不要離婚,可無功而返。宇彬帶尹基俊去見燦諾並請燦諾吃霜淇淋,周英感謝宇彬便送上了禮物。宇彬回家卻在門口看見了前女友韓玉景。佑鎮帶周美回家,聽到周美的名字,智善有些吃驚。福珠誤以為周美、佑鎮在交往,便把佑鎮帶回了家,沒想到鬧出了不少笑話。

[第7集]

   周美晨練遇見佑鎮,可佑鎮依舊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周英怒氣衝衝的找到太京讓他在離婚協議上蓋章,太京得知婚姻已無法挽回只能借酒消愁。周英、太京終於正式離婚了,回家路上周英被宇彬拉上了車,宇彬安慰周英。周美突然接到會長的電話邀她做客,她只得硬著頭皮拜訪會長。佑鎮急忙趕回家,讓會長不要再讓周美到家裡來。周美出來後告訴佑鎮,佑鎮誤會了會長的本意。周美拿到邀請函決定帶全家去度假村遊玩。

[第8集]

   宇彬與周英在度假村不期而遇,兩人一起散步十分愉快。周英摘花時不小心扭傷了腳,宇彬只能背她下山並悉心照顧她。周英的車爆胎了,只好停在路邊。宇彬路過看見幫她們換好了輪胎。佑鎮主動與晨練的周美打招呼,周美開心。周美將禮物交給佑鎮拜託他轉交給社長。燦諾讓太京給他買電腦,周英回家看到對太京大發脾氣。宇彬約周英見面,從周英口中得知周英要去應聘設計師。宇彬前去尋找慧彬卻遇見了玉景。

[第9集]

   宇彬想和玉景徹底了斷,玉景卻反問宇彬是不是有了新女友。宇彬得知周英需要設計素材於是用相機拍了許多高跟鞋的照片給周英。周美到度假村採訪遇到了來度假村任職的佑鎮,佑鎮看到周美和同事的親密舉動,心中不悅。宇彬看見周英決定載她一程,玉景看見這一幕心情複雜。秀娥無意聽到周美和佑鎮是假戀人一事,她回家後告訴了社長。佑鎮、周美向會長承認了錯誤,可這時佑鎮卻說自己想和周美結婚。

[第10集]

   佑鎮表示是智善的話使自己改變了心意,周美聽後心中猶豫不決。社長問佑鎮突然決定和周美結婚的原因,佑鎮的回答讓全家吃驚。周美對周英說了佑鎮要和她結婚的事,周英鼓勵她勇敢面對。周美問奶奶自己可不可以結婚,奶奶讓她把佑鎮帶回家。佑鎮為向周美求婚專門學了唱歌,周美感動的接受了求婚。周英將設計稿順利投出,正當她把這個好消息告知宇彬時,一輛車向周英沖來。

[第11集]

   宇彬看到無恙的周英後激動地抱住了她,並悉心照料她。周美去拜見社長商量結婚事宜,智善和周美聊天,在聽到周美父親的名字時,智善失手打翻了茶杯。佑鎮精心為周美準備了求婚的禮物,周美感動。宇彬終於鼓起勇氣去追求周英,並向周英告白。宇彬再次約周英見面,周英決定徹底理清和宇彬之間的關係。智善約周美見面,可智善的舉動讓周美覺得有些奇怪。這時奶奶突然接到了智善的電話。

[第12集]

   奶奶聽到智善的聲音想掛斷電話,可卻得知智善是佑鎮繼母的事。智善約奶奶見面,希望奶奶能同意周美、佑鎮的婚事。周美專門為佑鎮做了便當,兩人在戶外愉快的用餐。奶奶突然提出讓周美不要結婚,不清楚原因的周美十分傷心。宇彬見周英故意躲著他,便強行帶周英去跳舞,並在大庭廣眾之下向周英表白。周美設計的皮鞋獲獎了,頒獎當天,宇彬送花給周英,玉景看到心中不悅。

[第13集]

   宇彬帶著周英離開不巧被太京看到,太京堵住周英質問兩人的關係。周美回家晚了被奶奶責駡。玉景在宇彬家外等候宇彬,並威脅說自己不會讓周英好過。周英開始第一天的工作,玉景對她態度很不友善。奶奶去見會長想取消婚事,可會長不同意。奶奶看著哭泣的周美心中不忍,便表示自己不再反對周美、佑鎮的婚事。佑鎮帶周美坐纜車,並在纜車上浪漫的向周美求婚。

[第14集]

   周美全家終於與佑鎮一家見面。會長好奇奶奶拒絕婚事的原因,智善巧妙的轉移了話題。智善約周英、周美見面,看到不能相認的女兒,她的心情複雜。佑鎮讓秀娥幫助自己挑衣服配合周美,以免她被朋友們嘲笑。佑鎮送周美回家兩人因為緊張幾次嘗試接吻都未成功,關鍵時刻兩人又被宇彬的電話打斷。智善帶周美去拜祭佑鎮的生母,並表示自己今後會好好對待她。宇彬看到周英一家三口在一起,心中苦澀。

[第15集]

   宇彬母將弟弟的死歸咎于智善,智善受到刺激回家後暈倒了。玉景在工作方面故意為難周英。宇彬無意遇到工作的周英,看到趕時間的周英,宇彬出手相助。宇彬不由分說送周英回公司,玉景批評周英工作的失誤。周美去探望智善,佑鎮感動。玉景將宇彬喜歡周英的事告知慧彬,慧彬得知周英是有婦之夫十分氣憤。玉景對周英惡言相向,周英不解。周美、佑鎮因為周美婚後是否還要工作的事爆發衝突。

[第16集]

   周美在向周英抱怨佑鎮的行為時,佑鎮找上了門。奶奶聽到兩人的話後表示讓兩人將婚事暫緩,佑鎮、周美大驚。宇彬看到太京和俊熙親熱的樣子,開著車向他們沖了過去並打了太京。太京問周英要宇彬的電話,周英卻謊稱不知道。慧彬來找玉景,玉景在慧彬的面前羞辱周英。周美到會長家吃飯,之後她和佑鎮度過了浪漫的時間。太京聽到俊熙的話後,去質問周英卻被周英掌摑。

[第17集]

   宇彬闖進辦公室強行帶走周英,之後他向周英表白。智善約奶奶見面希望能為周美準備嫁妝,奶奶提醒智善注意自己的身份。智善在百貨公司看到周英,她假裝與周英偶遇製造兩人獨處的機會。玉景看到周英、宇彬一起用餐,十分嫉妒。玉景對周英說了自己和宇彬的關係,並表示自己會與宇彬複合。玉景得知周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隨後她故意吃下安眠藥讓宇彬留在醫院照顧自己。

[第18集]

   周英和同事去醫院探望玉景,打開門卻看見玉景擁抱宇彬的的一幕。智善送周美回家,離開時與福珠擦肩而過。慧彬約周英見面警告她不要和宇彬交往並潑了周英一身水。毫不知情的宇彬之後約周英見面,他完全沒發現周英情緒低落。佑鎮、周美因為婚紗的事產生分歧。同時佑鎮為了婚禮到音樂學院學習唱歌。周美去見佑鎮無意中發現佑鎮頭戴水桶練歌的一幕。周英的設計被社長欣賞,玉景心中不滿。

[第19集]

   福珠發現在超市購物的智善,於是上前去打招呼。智善竭力否認,奶奶看到急忙上前帶走了福珠。智善回家後心神不寧,周美看到十分擔心。宇彬為自己的感情煩惱不已,於是找佑鎮傾訴。宇彬、智善發現周英設計的皮鞋開始銷售了,兩人分別買下了皮鞋。宇彬將周英設計的皮鞋送給她,兩人度過了愉快的時光。周美、佑鎮拍攝婚紗照邀請周英、宇彬去看,周英、宇彬幾乎同時知道了兩人之間複雜的關係。

[第20集]

   宇彬、周英得知真相大受打擊,兩人不知如何是好。宇彬為了幫助兩人排解心中鬱結,於是帶周英到海邊去玩。宇彬和周英在外過夜,可宇彬早上醒來卻發現周英不辭而別。宇彬母詢問玉景宇彬交往的對象是誰,玉景對她說了周英的情況。宇彬母得知宇彬和離婚女人交往,怒不可遏。周英陪周美去美容院,兩人遇到了宇彬母。周美、佑鎮的婚禮正式開始,周英卻和慧彬狹路相逢。

[第21集]

   慧彬對周英很不客氣,宇彬見到幫周英解了圍。太京不請自來參加了周美、佑鎮的婚禮,宇彬看到心中不悅。慧彬約周英見面,可是剛一見面慧彬就掌摑了周英並說了過分的話。周美、佑鎮因為吃錯東西只得住院治療,兩人的新婚旅行就此泡湯。可兩人卻在醫院度過了浪漫的一夜。宇彬父從宇彬處得知了周英的身份,對他大發雷霆。佑鎮、周美終於到達濟州島,可是佑鎮因為工作冷落了周美。

[第22集]

   宇彬母看到宇彬和周英的照片後大發雷霆,她對前來拜訪的周英出言不遜。周英受到打擊跑了出去,宇彬追出去對她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向家人妥協。周美、佑鎮回家拜見父母,周美看到智善精心準備的婚房十分感動。周英、宇彬分別懇求對方的家長同意兩人的婚事,可是都遭到了拒絕。智善去宇彬母處不巧看到周英被侮辱的一幕,智善十分傷心。

[第23集]

   智善約周英見面勸她和宇彬分手,這一幕不巧被宇彬母看到。智善為了周英免受宇彬家人的羞辱於是希望宇彬能夠放棄周英。另一邊太京請求奶奶讓他和周英重婚,奶奶趕走了他。宇彬和周英的戀情不被雙方能家人認可,兩人陷入了痛苦之中。玉景想和宇彬重修舊好,可宇彬冷漠的拒絕了。宇彬不顧家人反對帶著周英和燦諾一起外出釣魚,三人度過愉快的一天。

[第24集]

   宇彬母在看到宇彬和周英親密的行為後怒不可遏,她將不順從自己意願的宇彬趕出了家門。之後太京來到周英家強行帶走了燦諾,並表示自己會收回燦諾的撫養權。周美無意中看到了宇彬母掌摑周英的場面,周美得知了周英和宇彬交往的事。周英、宇彬絲毫沒有被家人影響到,兩人愉快的一起到超市採購。可短暫的幸福過後兩人即將面臨新的問題。

[第25集]

   宇彬父母在警局看到傷痕累累的宇彬,他們終於向宇彬妥協了。翌日,宇彬便告訴了周英這個好消息,同時兩人也取得了奶奶的同意。玉景得知周英和宇彬可以結婚後十分氣憤,並向慧彬哭訴。周英帶宇彬去祭拜自己的父親,兩人和同樣前來祭拜的智善擦肩而過。佑鎮對奶奶表示希望幫助周美找到母親,奶奶聽後大驚。福珠將這件事告知智善,智善受到刺激整日魂不守舍。

[第26集]

   宇彬和周英參加家族聚餐,席間智善聽到有關周英父親的話題後突發胃痙攣。宇彬帶著周英來到了一所閒置的學校,兩人在那裡度過愉快的一天,之後宇彬向周英求婚。宇彬父催促宇彬儘快辦理結婚事宜,宇彬母表示自己會安排一切。智善發現宇彬母故意刁難周英一家後,她心中十分不安。於是智善約奶奶見面,她告訴奶奶一個隱瞞已久的秘密。

[第27集]

   佑鎮看到私家偵探給他的照片後感到錯愕不已,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周美。宇彬和周英一家一起吃飯,大家相處的十分愉快。宇彬母在預定宇彬的訂婚酒宴時遇到了朋友,她感到十分尷尬。佑鎮為是否要將調查結果告訴周美而猶豫不決,他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局面中。周英和同事們一起聚會,宇彬也加入了進來,這讓玉景極其不滿。奶奶為了滿足宇彬母的要求,於是將自己的積蓄拿了出來希望能幫到周英。

[第28集]

   智善收到私家偵探寄來的資料,她受到勒索後十分驚慌。佑鎮和周美吃飯時巧遇宇彬和周英,佑鎮看到周美和周英心情十分複雜。宇彬母在街上看到周英和太京一起,她心中十分不滿。智善去見勒索她的私家偵探,回家後會長因為她擅自外出而大發脾氣。宇彬帶周英到江邊放煙花,兩人度過愉快的時光。周英和宇彬的訂婚儀式終於開始,可賓客們卻各懷心事。

[第29集]

   佑鎮發現智善被勒索的事,他教訓了私家偵探並支付了剩下的款項。宇彬帶周英母子去吃飯,幾人席間遇到了太京,太京的行為讓他們十分無奈。智善為了籌措資金於是決定賣掉會長送給她的鑽戒,就在這時她突然接到了私家偵探的電話。智善得知佑鎮知道了所有的事,她請求佑鎮幫忙隱瞞這一切。宇彬帶周英母子回家,可宇彬母卻對周英態度惡劣。同時智善發現周美懷孕了,佑鎮全家欣喜萬分。

[第30集]

   宇彬母得知智善就是周英和周美的生母一事,她氣憤的找到智善並掌摑了她。宇彬母打電話讓宇彬回家,就在這時她意外發生了車禍。宇彬對母親突然反對自己的婚事感到困惑。宇彬母將智善和周英的關係告知了丈夫,宇彬父感到震驚。宇彬父將這件事告訴了宇彬,宇彬來到醫院向母親求證。周英去醫院看望宇彬母,可她無意中聽到了宇彬母子的對話。周英接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打擊,她陷入了痛苦之中。

[第31集]

   周英找智善確認自己的身世,她聽到智善的回答後傷心的離開了。奶奶得知周英沒有去上班,於是她打電話向智善詢問。周英回想起自己和周美小時的悲慘經歷,於是她約周美見面。宇彬看到母親對智善的態度感到疑惑,於是他向智善詢問出了什麼事。宇彬母找到奶奶並出言不遜,奶奶聽後十分難過。宇彬回家後從母親口中得知了周英的身世,他感到十分錯愕。宇彬、周英迫于雙方家長的壓力,只能決定分手。

[第32集]

   周英和宇彬相擁著不願分開,同時智善來到宇彬家跪求宇彬母的原諒。周英回家問奶奶為什麼要隱瞞智善的情況,兩人不歡而散。宇彬送周英去上班,周英和玉景在電梯裡狹路相逢。智善約周英見面,周英感到十分矛盾。佑鎮和宇彬一起喝酒消愁,佑鎮勸他仔細考慮和周英的事。玉景給宇彬母慶祝生日,宇彬沉默不語。宇彬母來找周英的麻煩,宇彬看到出手阻止。

[第33集]

   周英和宇彬度過了浪漫纏綿的一夜,之後周英便離開了。宇彬母發現宇彬整夜未歸,於是她氣憤的來到周英家興師問罪。宇彬回到家中得知母親去找周英,他立刻趕到周英家道歉。會長得知宇彬悔婚的消息感到十分意外,他勸宇彬父母想開一些。周英在公司再次被玉景羞辱,之後她對朋友說出了自己悔婚的事情。周美為了幫助周英恢復心情,她約姐姐一起逛街。宇彬還是放心不下周英,他總是暗中注視著周英。

[第34集]

   會長再次看到智善女兒們的照片,他對智善產生了懷疑,於是他決定調查清楚這件事。會長看到調查結果後十分氣憤,祭祀儀式剛剛結束會長就突然變了臉色。會長大聲指責智善時,周美無意中得知自己的身世。一時間佑鎮家裡的氣氛跌至了冰點,會長對智善態度冷淡。並讓智善離開家裡,智善受到極大地打擊。智善悄無聲息的離家出走了,全家人十分擔心。

[第35集]

   佑鎮勸父親原諒智善,可固執的會長聽不進去他的話,周美因為過度傷心突然開始肚子痛,佑鎮急忙送她去醫院。佑鎮來到周美家詢問智善的下落,奶奶和周英表示智善沒有和她們聯繫過。智善約周英見面,周英卻不願意和她深入交流。周英酒後找到周美對她說了自己見過智善的事,周美希望姐姐能夠原諒智善。宇彬母帶宇彬去相親,宇彬卻心不在焉。

[第36集]

   周美在和秀娥拉扯中失足跌下樓梯,佑鎮看到立刻將周美送醫救治。周美失去了孩子,她受到強烈的刺激。周英的公司恰巧到智善服務的孤兒院慰問,智善看到周英匆忙的離開了孤兒院。燦諾為了向小夥伴們證明自己去過足球博物館,於是他打電話叫來了宇彬。宇彬帶燦諾和他的朋友去吃飯,不知情的太京誤以為燦諾失蹤了。宇彬在周英處受到了挫折,他一個人借酒消愁,可沒想到卻讓玉景趁虛而入。

[第37集]

   會長讓周美和佑鎮分手,佑鎮十分不理解會長的舉動。智善看到周美等人發給她的短信後頓時淚流滿面。玉景約宇彬見面商談兩家公司合作的事,宇彬在玉景辦公室遇到了周英。玉景故意在周英面前與宇彬故作親密,周英看到心情複雜。智善得知會長讓周美和佑鎮離婚,她感到十分憂心。秀娥為了尋找智善大鬧警局,之後她將怒氣發洩到了周美身上。玉景不斷糾纏宇彬,宇彬卻無時無刻都記掛著周英。

[第38集]

   絕望的智善縱身跳進了漢江,佑鎮和周美得知急忙趕往醫院。智善為避免和周美、佑鎮見面,她立刻離開了醫院。會長聽到智善企圖自殺的消息,他感到錯愕不已。情緒不穩的周美希望佑鎮找回智善,佑鎮竭力安慰傷心的周美。佑鎮詢問會長和智善之間發生的事,會長說出了智善最後的請求。玉景在滑雪時不小心受傷,於是慧彬打電話讓宇彬來接玉景。會長沒有智善的照顧,身體每況愈下。

[第39集]

   玉景索吻被宇彬拒絕後,一個人在馬路上失魂落魄的遊蕩。宇彬急忙拉住險些被車撞到的玉景,並把她送回了家。會長突然病重被送入了重症監護室,周美立刻打電話通知佑鎮。周英得知會長的狀況後,她打電話給智善讓她趕去醫院。智善偷偷看望在昏迷中的會長,而無意識的會長卻抓住了智善的手。秀娥責怪周美讓全家人不得安寧,周英不巧看到了這一幕。會長終於清醒過來,可佑鎮發現父親的情況有些異常。

[第40集]

   玉景約宇彬和自己的哥哥一起吃飯,宇彬回想起玉景這段時間的種種舉動。奶奶和智善見面了,她對智善表示希望她今後好好的生活。失憶的會長對智善和周美十分友善,智善心中卻隱藏著深深的不安。太京發現俊熙和基賢見面的事,太京憤怒地提出了離婚。會長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他讓佑鎮幫他找一個人。佑鎮和周美去看演出,他們與宇彬和玉景不期而遇。

[第41集]

   會長回到家,他似乎想起了一些事。秀娥依舊對周美懷有敵意,佑鎮看到心中不滿。玉景參加宇彬一家人的家庭聚會,她感到十分欣慰。俊熙為證明自己的清白回到了家中,太京和母親感到十分無奈。會長無意中發現智善名下的存摺,他感到十分困惑。俊熙發現自己被基賢欺騙了,她感到痛心不已。會長突然問智善要她女兒的照片,智善急忙轉移話題。周英公司的展示會十分成功,去接玉景的宇彬再次和周英相遇。

[第42集]

   會長知道自己失憶了,就在這時智善突然流鼻血了,會長急忙帶她回家。因為玉景的失誤使產品出現了問題,她將責任全部推到周英的身上。慧彬對相親對象十分不滿意,可母親卻讓她不要挑剔。會長讓佑鎮將自己失去的記憶告訴他,佑鎮感到為難,智善表示自己會說明一切。會長得知真相再次變得不可理喻,智善失落不已。福珠到超市購物,她無意中看到暈倒的智善,她急忙將智善帶回了家。

[第43集]

   智善表示自己同意與會長離婚,但她希望會長不要再強迫周美和佑鎮離婚。周英帶燦諾去滑冰,在滑冰場母子兩人巧遇宇彬。宇彬幫周英穿滑冰鞋,周英回想起往事淚如雨下。周英不小心摔倒,宇彬急忙將她扶起,玉景無意中看到了這一幕。智善因為身體不適再次暈倒,周美看到擔心不已。玉景為趕走周英,她在周英的訂單上做了手腳。智善開始接受血液檢查,之後她從醫生處得知了一個壞消息。

[第44集]

   智善再次離家出走,之後佑鎮等人得知智善患上了血癌。玉景想盡辦法討好宇彬,宇彬感到為難。宇彬母得知智善的事情,她覺得十分吃驚。同時周美將智善得病的事告訴了周英等人,周英聽後錯愕不已。周英不停地給智善打電話,可智善卻不接她的電話。周英找到太京,希望他通過警局的朋友尋找智善。玉景讓人將處分周英的告示張貼在公司大廳,周英感到十分尷尬。

[第45集]

   周英終於找到了躲在孤兒院的智善,她讓智善不要逃避。周英將智善的住處告訴了周美和佑鎮,兩人急忙趕去找她。佑鎮向醫生諮詢智善的病情,醫生讓智善按時接受治療。秀娥得知佑鎮找到了智善,她執意要去看望母親。振浩對慧彬展開了強大的攻勢,慧彬只能答應他的請求。宇彬和玉景一起聽歌,宇彬再次想起了周英。宇彬得知周英辭職了,他來到周英家門口。

[第46集]

   會長親自去接智善,智善過意不去只好和會長回家。會長的改變讓智善十分感動,兩人和好如初。振浩約慧彬去看畫展,慧彬將咖啡帶到了展廳中,之後她被畫展職員指責。基賢到太京家做客,太京十分不滿。玉景帶宇彬去買結婚戒指,之後宇彬提出婚後想和她到美國生活。太京母讓基賢在家中居住,太京和基賢衝突不斷。智善的病情加重,佑鎮十分擔心。振浩帶慧彬去見母親,慧彬發現自己之前得罪過振浩母。

[第47集]

   智善被送進醫院接受手術,會長動員家人做血液配型的檢查。太京來看燦諾,他得知智善的病後表示自己也要去做配型檢查。太京在醫院遇到了宇彬,他感到十分意外。振浩安慰慧彬會儘快說服母親讓兩人結婚,慧彬感到十分不安。周美照顧智善十分疲憊,佑鎮看到後從車上將周美抱回了房間。會長為出院的智善準備了驚喜,智善欣喜不已。配型結果出來了,可是全家人沒有一個與智善配型成功,佑鎮知道後心情低落。

[第48集]

   在全家人的努力下,智善終於找到了合適的骨髓。為了接受手術智善剪掉了頭髮,並開始進行化療。為了獲得振浩母親的認可,振浩和慧彬決定兵行險招。化療過程極其痛苦,會長和周美等人不斷地鼓勵智善讓她堅持下去。玉景開始派發結婚請柬,周英得知這件事失落萬分。醫生表示智善的骨髓移植手術成功,大家都感到欣慰,可之後他們卻從醫生處聽到了一個噩耗。

[第49集]

   接受治療的智善感到痛苦萬分,她求會長帶她回家,可會長拒絕了她的要求。振浩母要求慧彬在結婚前學會大量的基本禮儀,慧彬看到後向振浩大發脾氣。基賢問俊熙要錢並表示自己拿了錢後會立刻離開,同時太京母發現自己上當受騙了。玉景發現宇彬還是忘不了周英,她倍感失落。會長看到痛苦的智善終於同意她回家,智善得到了大家的悉心照顧。

[第50集]

   智善的病情突然惡化,大家急忙把她送回了醫院。宇彬向玉景道歉,可還是沒能挽回玉景。周英突然收到了智善送給燦諾的書桌,她感到十分意外。周美讓周英來醫院看望智善,周英對智善表示奶奶很擔心她的情況。會長希望智善愉快的度過最後的時光,於是周英和周美帶著智善一起到動物園遊玩。智善病情加重,會長為了滿足她的願望專門為她準備了一份驚喜,之後智善在會長的懷中走完了人生的最後一程。

【文章中圖片與文字轉載於MBC、百度 】 

 -❤覺得文章不錯~請給個"給推"+"按讚"鼓勵我一下吧❤-

    Coco 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